当前位置首页 > 湘江评论>正文

厅长来电在唬谁

2017年03月13日 16:58   作者:老谈  来源:洞庭云帆网

  穿着军官“制服”,自由进出机关单位,自称“军区领导”,吃饭过程中还不时接到“厅长”、“军长”的电话,这样的派头真的很唬人。49岁的“大忽悠”魏某就是通过这个取得了别人的信任,伙同两个帮手骗走了26万余元财物。就在他被民警押送的路上,他还在继续“忽悠”:“我和你们厅领导很熟,晚上我就让他请咱吃饭。” (2017年03月09日未来网 来源;郑州晚报)

  看了这则不叫新闻的新闻,不禁有些无奈。现在还穿着军官“制服”冒称领导忽悠别人,并且还在机关单位进出自由过起“官瘾”,总觉得这样的骗术有些太低智商是老掉牙的把戏,可以说早二十年这样的把戏倒是风行过,恨不得对49岁的“大忽悠”魏某来一句:你的骗术就不能有点创意么?然而让人欲哭无泪的是,就是这样老掉牙的骗术居然得手,当是在这般自由进出的机关里骗到了26万余元财物,就不由得不让人打一个疑问号,这些财物到底是骗了谁的?也就是说,魏某口中的厅长军长来电到底在唬谁?

  是的,这则新闻里给出了答案,说是魏某等三人从李先生手里骗到财物,而李先生之所以上当其原因就在于“一桩标的近2000万元的官司”一审赢了之后被告上诉到高院之后心里就没底了,不得不通过“活动”的形式来疏通关系以求得官司胜诉,于是便掉进了魏某等布下的圈套里。这里其实也就给出了三个暗示,其一是李先生存在着严重的权力迷信。即使是他的官司在商丘市中级人民法院的判决中已经胜诉时他还不放心,对被告方上诉到高院后的“劲头很猛”有些恐惧,本质上是在权力面前的奴性使然,这是他个人的问题;其二个方面也不得不让人怀疑,李先生作为一个个中老手,也不是没有见过风浪的,尚且心中无底,不得不去“活动活动”,估计也有些习惯成自然的习惯性思维的心态在里面,这就有环境的原因了;其三是李先生案的这一被告,估计不是等闲之辈,否则也不会让李先生拿出几十万元出来血拼一盘并掉到了权力的陷阱中,这里原因就要各位观众自行思考。

  当然,我等不必要以一个个案来恶意来揣测他人,更不能无节操地怀疑误判甚至扩大后果,但也不能不说,我们的有些机关或者某些人员,在看待公共事物包括公共权力的时候确实缺乏必要的甄别,一套制服一个电话就可以让人自由进出的以貌取人的做派(我这里并无限制人们进出机关之意,也不是主张机关单位设门槛),其实也还是一种对权力低眉顺眼的心态使然,而这种心态在本质上助长了衙门作风,惯坏了公共权力,导致社会层面对公共权力的理解错位以致信心和信用缺失,甚至还间接地助长了腐败滋生。基于此,当以这“厅长来电”的表演为鉴,照一照某些机关单位的门庭!


【责任编辑:王陆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