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湘江评论>正文

“以砖抵薪”,宽容惯出的痞子心态

2018年03月05日 09:34   作者:老谈  来源:洞庭云帆网

  1月24日下午,在江西南昌新建区流湖镇义渡宋家自然村的宋家砖瓦厂里,虽然天气阴冷,但装完了最后一车红片砖的严国有、卢生文以及吴光美、吴光珍两姐妹却高兴地合不拢嘴:“今天终于把29万块砖卖完了,我们也终于可以回家过年了。”(工人日报2018.2.1)

  来自云南昭通边远地区的严国友等28名农民工从2017年7月起被欠薪9万多元,到10月尚未结清款项,12月通过法院与砖瓦厂老板喻某达成付款协议,今年1月通过法院采取“以砖抵薪”的方式强制执行了价值8万多元的红砖,尚欠1万余元待2018年10月前付清。从严国友等将“终于可以回家过年了”视为一种满足的兴奋中,可见农民工讨薪的心酸与无奈;而从砖瓦厂老板一而三再而四的拖欠中则可读出些许痞子的意味。

  应该说在这一个案例中其讨薪的主角还算幸运的,毕竟所欠9万多元历时半年就讨到了8万多,余下的也基本有个着落,没有生出那些每到年关媒体曝光出来的诸如“跳楼讨薪”“堵门讨薪”“跪地讨薪”等极端故事来;而这里的砖瓦厂老板喻某给出了“以砖抵薪”的方案,貌似是“要钱没有,要砖自己去卖”,总算还算有些良心,没有一倒无风地一跑了之。正因如此,便使一个充满着无奈与尴尬的悲情新闻多少有了些温度。

  其实,关于欠农民工薪金问题并不是一个新鲜话题。若干年来,每到逢年过节总有一些农民工被欠薪的剧情轮番上演,让人在索然无味中心生愤懑,为什么受伤的总是农民工?是农民工的问题还是用人单位的问题?抑或是体制机制上的问题?按理说,如果一种现象重复出现,就应该审视该现象背后的原因了。何况,在目前形势下,作为相对弱势的农民工群体,不仅仅是被欠薪,无工伤劳保、不签订劳动合同、生病就医、子女就学等诸多问题依然存在。

  这些问题,简而言之是违背劳动法的事情,深一层思考却存在着社会公平的问题。然而这些事情却实实在在地发生了,而且大部分都发生在农民工身上;对这些问题,谁也不能轻言不知道,应该说,有的监管部门甚至是熟视无睹,已经到了麻木的程度;其实,对农民工欠薪问题的放任,实际上就是缺乏一种担当、一种情怀、一种对劳动和法律最起码的尊重,本质上也让一些无良老板生出了欠薪惯性。

  如此看来,对拖欠农民工工资的问题还需下大力气治理。要加强法治宣传教育,让用人单位进一步明确权利与义务,让劳动者提高自己的维权能力;强化对用人单位的劳动监管,建立用人单位的农民工工资预留机制,从根本上为农民工工资提供保障;强化对企业生产经营监督,实行农民工工资预警机制,将欠薪问题消除在萌芽状态;依法加大对拖欠农民工工资行为的打击力度,曝光失信企业,为农民工提供就业信息服务;将农民工工资支付情况纳入企业评价机制,促使企业自觉履行企业责任,依法保护农民工的合法权益,维护社会公平正义。


【责任编辑:王陆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