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潇湘乐途>正文

夜忆芙蓉楼

2017年03月16日 15:41   作者:张逸彬  来源:洞庭云帆网

 

  在一本书里读到“一片冰心在玉壶”时,不期然地就想到了芙蓉楼。对,就是那个王昌龄送别辛渐的芙蓉楼。我也知自己曾去过的芙蓉楼,并非王昌龄写下《芙蓉楼送辛渐》的那个芙蓉楼。只是两个芙蓉楼都与王昌龄有关,而我所能忆起的自当是曾经去过的黔阳的芙蓉楼,那是王昌龄由江宁丞谪贬为龙标尉,也就是从江苏江宁降职到湖南黔阳后吟诗观景的芙蓉楼。

  七月的阳光很是霸道,我在朋友的带领下游完了洪江古城后已是一身大汗,只是想着难得出门一趟,才假装意犹未尽的样子问朋友还有哪里可去,朋友看着时间尚早便提议去黔阳。那时,我只知道黔阳也是古城,却不知芙蓉楼就在旁边。朋友的嘴里也只是说黔城很安逸,或者能找到写作的灵感。

  也许是因为时间过去的太久,我都忘了从洪江去黔阳的路上还有什么风景。只知道在洪江还很毒辣的日光,到了黔阳便温柔起来。在朋友熟门熟路的带领下,我们的车子直接开到了芙蓉楼的门口。记得下车时,我还满脸疑惑地问了句,这是芙蓉楼?因为面前的芙蓉楼,与我印象中的芙蓉楼突然联系不上了。王昌龄写《芙蓉楼送辛渐》时还在江苏当他的江宁丞,所以诗里的芙蓉楼应该在江苏,怎么芙蓉楼却跑到湖南来了。朋友见我满脸迷惘,才连忙解释,原来这天下竟有两个芙蓉楼,怪只怪自己才疏学浅,居然不知黔阳还有个芙蓉楼。在朋友的解释下,我终于得知黔阳的芙蓉楼是王昌龄被贬为龙标尉后,为了饮酒赋诗、宴宾送客而修建的。只是,王昌龄也没想到,这芙蓉楼此后便成了历代文人墨客吟诗作画之处,还被誉为“楚南上游第一胜迹”。

  从写有芙蓉楼几个大字的大门进去,只是凉风习习、林木葱郁、环境清幽、青瓦盖顶、古色古香,自有一番情致。此时,若不是翻开过去的相册,我也记不清当时曾看过孔子的石刻画像,路过王昌龄吟休憩观景的三角亭、宴客吟诗的耸翠楼,还有那收藏了历代文人墨客二百余方碑刻的记事碑廊,以及雕刻了三十多个民间故事及一百多个人物、动物的“三绝树根雕”。夜深人静时,我记忆中的芙蓉楼,还是那座送别友人的楼。

  紫薇花树的背后,墨色的芙蓉楼略显沉稳,就算挂了两只红灯笼也难掩其肃然的味道。我们绕着芙蓉楼打了一个圈后,居然发现那本不让人上的楼,此刻没有上锁,许是游客稀少的缘故吧。为了感受王昌龄当时的情怀,我们便悄悄登上了楼,又在众多的摆设中发现了一架古琴。想来诗人也是通音律的,与友相聚,抚琴为乐。那么,与友别离呢?那琴音里是否还寄托了诗人无限的愁丝?我从来不知道,有些地方会让人突然惊艳。就好像此刻想到了芙蓉楼,便发觉自己当初错过了无数的美好,便马上决定要故地重游一般。

  还记得那日,我与朋友故做风雅的在王昌龄的古琴前分别留影,调笑着念那一句“洛阳亲友如相问,一片冰心在玉壶。”以为既已情同手足,就会长此往来,却没想到一别就是5年。王昌龄51岁贬至龙标,到60岁被闾丘晓所害,也不过两个5年。窗外雨声滴答,那是念及故人的声音。

  “寒雨连江夜入吴,平明送客楚山孤。洛阳亲友如相问,一片冰心在玉壶。”夜深时,与其说是经过一番沉淀发现了芙蓉楼的美,还不如说是因为芙蓉楼又忆起了友人。就像半夜梦醒,突然不知身处何方。


【责任编辑:王陆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