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潇湘乐途>正文

湘中天门大山印象

2017年03月20日 11:58   作者:  来源:洞庭云帆网

 

  2017年的元宵节是个多云的日子,没有下雨当然是好天气。我与怡兄还有婷姐、小凯约好一起去爬涟水河畔的天门大山。

  为何叫天门大山,乡民说,此山实在太高,仰头才可望顶,直插云雾之间,似条通天大路,故曰天门大山。此山处东南与双峰交接处,海拔四百余米,是本镇最高的山峰。它坐落于水府庙库区旁,因风光旖旎而小有名气,常惹城区的户外爱好者来攀爬。

  怡兄是当地人,对这座山再熟悉不过。我们在镇上吃过早餐,便直接前往大山方向。他娴熟地把车停在了山麓一户人家,好在地坪很大,我们的车不至于影响到过往。

  顺着山谷行走,有条蛮宽的公路,可通汽车,因为里面还住了户人家。而公路下方几十米,有三口大山塘,跟小型水库似的。看得出这几口塘最近才整修过,塘坝都用混凝土硬化了。怡兄说,当地人给这山谷里的三口山塘取了名,“外前大塘、中间大塘,里头大塘”,简单而朴实的叫法。

  几百米后,山里人家的房屋乍现在眼前,青瓦间还冒出炊烟,我们走过时,土狗追着吠叫,更显此处的安静祥和,俨然是世外桃源之地。再往前走,一段坡度较缓的梯田,但全都荒废了。旁边小溪流的水道还在,可现在已经干涸。再看那边,两只黄牛怡然自得,这里有吃不完的青草。

  公社时期,天门大山是一个林场,所以至今能见到一些那时遗留下来的迹象。田地再往上走能看到很多板栗树,树干都有双手合抱那么大,长在南面的缓坡上。一路上,不断有石头砌成的磡,还有石头房子的遗迹,估摸着都是集体时因生产需要而建设的吧。

  上山的路越来越陡,两个妹子倒也没显得吃力,其中婷姐还穿着高跟鞋,怡兄拿着大塑料瓶,一直期待山泉水出现。他说,山里头的泉水比井水还好喝,干净而甜润,拿来泡茶最合适不过。

  大山毕竟是大山,能给人新奇的感受,我们看到前方竟然有一片诺大的竹林。楠竹密密麻麻的向上生长,不像平常屋门口竹子东倒西歪。楠竹林很茂盛,故然阳光下不来,颇有影视剧中比武竹林的味道。在这里休息时,我们貌似听到了水声。闻声而去,怡兄找到了那口山泉。果真是从石头缝里冒水出来,出水量大,非常纯净。

  清泉流水无疑是天门大山魅力构成的重要元素,而劳动人民向来也擅长给美好的东西附会上故事。这里也流传着水府将军治理水患的神话。相传水府将军为了治理水患,带领天兵采掘大石运上天门山顶再搬进南天门,他们在山中走出了八十八条山路,还掘了一口井解渴。为了纪念水府将军,祈愿过往船只安全航行,人们在离天门大山不远的涟水岸边修建了水仙宫,供奉祭祀着水府将军神像。

  名山大川自古能吸引文人雅士前来游玩,天门大山也不例外。清代文人李可进登天门大山后作诗:

  一壑怒奔雷,风排古木开。

  箫声云外静,鹤影涧边猜。

  逸兴怜秋草,清晖散绿苔。

  寒蝉咽不止,飞向翠阴来。

  遥想百年前,李可进与他的朋友们,也是踏着我们今天脚下的这条路,怀着同样欣喜的心情登顶。现在,我们不是文人,自然没那般雅兴吟诗作对。不过能与两三朋友结对出游,享受行走在大自然的惬意,也是难得的愉快。

  几位都说,假期在家休息没怎么活动,这一下出来登山还稍有吃不消。其实对于爬山,我向来也是期待却又惮惧的,期待的是山中美景,惮惧是因爬山实在也算体力活,容易出汗。我们几人都是年龄相仿的朋友,边走着边有说不完的话,倒也不知不觉就走了很久。

  顺着山谷的这条路一直前行,我们终于到了坡顶,见到了所谓天池。其实它就是山顶一个池塘,里面是降雨蓄积的死水,塘水因有落叶腐烂而发黑,算不上景致。我们稍作休息继续往山岭以北行进,因为往北走才能到制高点,才能看到水府旅游区的全景。

  前几年,为了配合央视来此取材拍摄,地方上还特意清理过上山的路。市登山协会成立后,天门大山更是成为他们常来之地。往北下山的路上,我们看到了许多协会留下的路标。我想,正是有了他们的脚印,我们今天才得以无需披荆斩棘进山。

  山岭上的路比较平坦,可惜两旁都被树木遮住了,不然西边可俯瞰毛田全境。让人欢喜的是,东边有一处石地,有人将灌木丛砍空,站在这里,山那边的水府旅游区一览无遗。天空并没有放晴,周边几个村能看个清楚,远方则像隔着一层雾。此刻,人站在高处,俯视地面的山水和事物,顿时觉得心境都开朗许多。

  那个作诗的李可进或许并没有如我们现在这样俯视过山下。在路上,他看到了古木、白鹤、青苔……听到了箫声、蝉鸣、溪涧……这正如我们的人生:通往山顶的路上会有小风景,它们给你许多诱惑,于是便有人在山中迷了路,也有人疲惫而知足下了山……殊不知登顶后的大格局才是更美的风景。

  此刻,适才来路上的一切并未消失,我却全然感觉不到。立于山顶的人是渺小的,远望无际之天与周边的山脉,似乎万物与我归一,心底有着无比的宁静。不想说话,不想吃零食,只愿席地而坐,目空一切听风的声音,其实山也在听我们。

  登顶时已是午后,大家都有些乏累,便开始折返下山。到山麓时,我们起初见到的那两头黄牛还在,只是它们吃到了另一片草地上。黄牛并不在乎我们的到来,只管低头吃草。这两头牛的一辈子都待这了,与黄牛相比,我们是极其幸运的。于我们而言,天门大山只是一座小山峰,接下来的日子里,还有无数座山峰等着我们去攀爬和欣赏。


【责任编辑:王陆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