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潇湘乐途>正文

匪窝“程家寨”

2017年06月26日 16:16   作者:李协军  来源:洞庭云帆网

 

  桃源县夷望溪镇的程家寨很有名,它是夷望溪的三大匪巢之首。

  旧时,桃源县夷望溪镇有三大匪巢:一是程家寨匪巢;一是五马寨匪巢;一是水心寨匪巢。程家寨匪巢是旧时土匪最多,地盘最大,山势最险,武装最强的一支队伍。当地乡民的口中流传着关于程家寨不同时期的土匪做过的一些大事,譬如清朝的土匪就曾经与石达开部大战三天三夜,最后因两败俱伤而言和;大革命时期的土匪曾与贺龙部试过手,最后归顺于贺龙部队,跟随贺龙投身到轰轰烈烈的革命潮流中;抗日战争时期的土匪合力设立屏障,将一队日本鬼子拒在铜柱山之外,鬼子只好绕道逃往怀化方向。解放初期,盘踞在铜柱山一带的被国民党利用负偶顽抗的土匪最终被解放军全部清除,夷望溪就再也没有了土匪,程家寨也因此悄无声息。

  最近几年,桃源县发展成为了旅游县,山清水秀充满神奇色彩夷望溪成为了旅游重镇,人们向往惊险、刺激的旅途生活,封存已久的程家寨的传奇又开始被人念叨,那些神秘面纱又一一的被揭开,还原了那些令人敬畏令人胆寒的故事。于是,一批又一批的游人慕名来到程家寨,走进昔日土匪盘踞的山寨大门,追寻土匪走过的不平凡的野性足记。

  “一甲城”本是一个村庄,人们却叫它“城”,这里有一个生动的故事。据说在民国时期,铜柱山脚下有一个大地主叫程光烈,富甲一方,称霸一时,铜柱山下方圆上百里都是他的田产,附近的佃户大部分都是程姓,都得租种程家的田地,按期给他缴纳田税。佃户们暗地里细说铜柱山周围山和田都是“程一家”的,也有人说是“一家程”,后来慢慢就叫这地方为“一家程”。解放后,程光烈被政府当恶霸地主枪毙了, “一家程”便改名为“一甲城”, 他居住的宅院就是一甲城中学的前身。

  程家寨有大寨和小寨之分,中间有一个谷,谷名为黑风口。大寨山高路遥,很难走,一天游不完。

  小寨的入口是一片竹林,竹林里一大石,有头,有背,有峰,有谷,酷似骆驼,这便是骆驼石。沿着骆驼石方向往前走二百米,山腰的前面悬崖绝壁,不能穿过前行,只能沿崖壁的边缘走。左边是坡,右边是山,山道曲折崎岖,满是藤萝,说是山路,其实根本没有路,只能在荆棘中踩踏。当地人每个月都要砍伐荆棘,不然草木茂密,不能通行。走这样的路,一方面要打起精神,另一方面要小心翼翼,左右揪着藤,右手摸着石,一步一步地向前走,走在这没有道的悬崖边,虽然有些胆战心惊,却有登山的感觉,这就是程家寨的小寨。

  往前方的山崖走十米,却见一道石壁的高处有一条缝。这是程家寨的第二道寨门。从这条缝进去,有一个洞,当地人称为马援洞,传说汉代的伏波将军马援曾困守在此洞多日,也因为此洞,才躲过了敌军的追捕。石洞里面有石床,有石桌,有石椅,这些东西是当年土匪留下的,是土匪居住的地方。

  从洞中可走到山那边去,洞与洞有好多都是相通的。像这样的山洞在程家寨有48个,大洞可容纳上百人,洞不大,黑黑的,可见石桌石椅。洞的里头,仿佛若有光。

  从洞中出来,爬上一道窄小的崖道,下面是山沟,崖道刚好够一人通过,需要一步一挨地移动脚步,千万不能分心,否则就会跌落下去,走过200余米,便上了一道拗口,本以为拗口过后是平道,却不知一道石岩下坡路,路有些滑,也只能小心翼翼的往前走。走过100米,却见一块“大石”,人称“爱心石”,原来,爱心石的下面没有路,是一道3米绝壁,要游客相互帮忙才可以下得去。前面的人下去时必须抓住后面的人的手,后面的人千万不能松手,否则前面的就会跌伤。前面的人悬空,后面的人低头将他放落一下,胆子大的就跳了下去,站稳后再接后面的人下去,彼此相互帮助,献出爱心,方能下得这个小陡坡,故将这块石头叫做爱心石。

  走得100米后,就到了程家寨最惊险,最刺激的一段路段“一线天”。

  “一线天”在程家寨第三道寨门内。全长约100多米,两侧壁高约60米,最窄处仅0.20米,只容一人侧身而过。从隙缝中通过,两旁危岩,壁立对峙,势如刀劈,抬头只见一线青天。外面虽是阳光灿烂,巷内则光线暗淡,阴冷潮湿,凉风习习。人行其中,生怕上面的岩石滚落下来,又怕两壁瞬间合拢,心惊胆战,如穿死亡隧道,体验阴阳两界。

  地面坡势仍呈45度上扬,石洞宽度由入口处的90cm逐渐缩小,到末段5m处缩小到50cm,到通关处地型呈喇叭口,由地面往上的50cm高度处宽度约50cm,向上再缩小约到35cm。通关的要快,第一看灵活性,要呈S型逐步缓慢通过;第二要看弹性,就是要看通关之人能不能压扁、变型,通过压挤推拉的方式通过。经过绝地历练出了洞来,然后再身体紧贴石壁、脚踩半山悬空独木,走过两米的独木栈道,最后手握绳索木梯向上攀爬。

  从一线天的巷口出来,再沿活动的绳梯爬十多米绝壁,登上小寨的最高峰。下山的坡度大约60度,很陡。雨水长年冲出的一条道,没有石阶,光光的,滑滑的,满是树叶和藤萝。一不小心,便会像坐过山车一样,开到山下去。从一线天攀梯而上,走过一段平路,到达一个较为陡峭的斜坡,临着绝壁,抓柱一根根小树,顺势再住下,落到一处平台,这就到了程家寨“滑索”滑落点,双手绳索上轮流滑动,双脚踩到岩石之上,身子往下沉,手不断的移动支点,小心翼翼地往山下滑落,身子像个秤砣,有时悬空,有时落地,胆大的觉得像荡秋千,胆小的觉得落入了深渊,但此时,只要手紧紧握住绳索,身子慢慢向下滑动,十分钟左右就可以下得绝壁。

  走过竹海,闯过石洞,淌过稻浪,登上铜柱山望见了不知的美丽,湘匪气息的原生态之地程家寨的游历,是一个回归的旅程,是一次湖湘文化的洗礼,是在浮华中找回自我的朴素、寻回真的小我的生命历程。

  程家寨之旅,我望见了武陵山脉奇峰秀水,看到了雪峰山脉延绵,闻到沅江蜿蜒之水清冽芳香,感受到了原生态的湘匪气息。


【责任编辑:王陆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