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潇湘乐途>正文

丰隆山掠影

2017年07月12日 16:17   作者:黄飞跃  来源:洞庭云帆网

 

  丰隆山,它,没有雪峰山之高傲,没有武陵山之奇瑰。它小,方圆只不过10公里,它矮,最高峰海拔不过167米。它无声无息,你几乎找不到它,或者,你会好奇的问我,丰隆山,它在哪?

  它在沅水下游之滨,南抵雪峰山余脉乌云界国家森林公园;北临沅水,极目瞭望,武陵山系,魅影蹉跎。而就在武陵山系与雪峰山系之间,沅水,如一条蓝色的飘带,穿越湘西神秘的土地,一路向东,淌过中国旅游圣地桃花源古镇,再抵文化名城常德,婉入洞庭。

  桃花源,这一人间静谧之地,早已闻名遐迩,而丰隆山,就在桃花源的西北面,与古镇咫尺之遥,吸群山之神韵,沐沅水之灵气,属桃花源的外景之一。只是,羞在闺中的她,被粗心的人们遗落。

  其实野史传闻,早些时候,丰隆山,应该叫作枫牛山。

  远古时期,沅江涨大水,传说沅水中央的小岛,也就是现在的营盘洲,差不多被水淹没,岛上的生灵各自逃生。有一匹白马泅抵北岸,最后筋疲力尽,幻化为石头,成为今日的马石镇。

  有青蛙向西博浪,累了,歇息在沅水中一块突兀的岩石之上,如今,只要你荡一叶轻舟,从桃源古城出发,途径桃花源,索沅水而上,就会看见那只青蛙,还趴在那嶟巨石之上——加上一个生动贴切的名字:蛤蟆岩,莫不让你想象,沅水,这条群山之间的巨蟒,昔日的雄壮与彪悍。

  有逃生的水牛,几经洪水的苦斗,抵达了营盘洲下游南岸的一座山头。这山头在方圆十里还算挺拔,山顶枫树林立参天,山脚土肥草绿。这失去家园的牛群,没想误打误撞,来到这么个栖身的宝地,也算是因祸得福吧!后来人们就把这座山叫作枫牛山。但什么时候把枫牛山,唤作丰隆山,至今还无历史考证。也许吧,枫牛山与丰隆山,有点谐音,而丰隆山,即代表了丰收又祈祷着兴隆——我猜想。

  其实,我的故乡,就在离丰隆山不远的寺坪小镇。也许是离丰隆山太近的缘故吧,我还真的漠视了它在我心里的存在。很多时候,我曾梦想游遍湖南的山山水水,可哪里知道,风景不知觉就在身边,在你的眼皮底下独自妩媚。就如一个相恋已久的恋人,如果天天与之厮守,你一定发现不了她的美。当有一天别人在关注她,赞美她的时候,你才梦然惊醒。

  今日,楚云打电话来,有远方的一群文友相约去麦市一起看荷花。麦市丰隆山脚,一个安静的农庄。抗战时期,美国在此修建一个临时飞机场,空旷之地好几百亩,如今开辟成荷塘与良田。

  阳历的七月,正是江南荷叶田田,粉荷丰满的日子,莲子开始小丰,但还不到采撷的时节。这正是观花的好时候。想起席慕容的《莲的心事》:我,是一朵盛开的夏莲,多希望,你能看见我,风霜还没有侵蚀,秋雨还未滴落,青色的季节又离我远去,我已婷婷,不忧,也不惧,真是恰到好处。

  等我赶往麦市的时候,楚云与那群妖娆的女人,早已经疯了。她们或田埂上,或花叶间,或提着裙子,低眉一棵无名草,或带了太阳镜,仰望蓝天白云。要不如蝴蝶般张开了翅膀,把风抱在怀里,但我不知道,她们抱住了什么?胆子大一点了,脱了凉鞋,赤了粉脚,淌入藕花深处,留一剪背影,给你的想象。七月南风爽爽,荷叶翩翩,爱美的女人,忘不了一个劲的撒野,偶尔也不忘拿一只手轻轻掩了自己的裙角,怕顽皮的田间野风,偷窥了她们裙底的风光。而我的摄像机,总是在这个时候,笨笨的,来不及抢一个完美的镜头。你不得不想起那个千古词人,误入藕花深处,争渡,争渡,惊起一滩鸥鹭。

  这荷田,好几百亩,现代的人,厌烦了都市的喧嚣,喜欢一种静,喜欢一种清雅。周敦颐的爱莲,把荷说得那么完美,不同于陶渊明的菊,不同于世人之牡丹。难怪,有心的人,会在这世外桃源之地,独辟一块娴静,赠予忙碌中的你,一个心灵的回归。

  时尚午时节, 楚云吆喝一声,美女们,带你们去个好地方。那地方,适合对诗作画,适合情人两个牵手,打开一扇窗,看桃花山日出,送沅水夕照。——丰隆山。

  在郑驿小镇中心,一条向北转的乡村小路,直通丰隆山。山路蜿蜒,有良田农舍俨然,山间杉木林立苍翠,楠竹一弯一岭,茫茫不着边际。农舍隐没其中,偶有飞檐泄露,清砖,黑瓦,蓝烟。入得山林小径,忘了山外车马,盖头的树冠,让你感觉隔绝天外。偶尔,一串阳光不小心从树的缝隙里偷偷挤过,如一束时光利箭,刺得你的眼睛深痛。这时候,你只听见欢鸟雀跃,相互酬唱,可你又找不到它们身藏何处。有风扫过树梢,带来远方的气息,一并扫过美女们的裙裾,听见,她们落脚的轻微声响,还有我的呼吸。这群美女,似乎一下收敛了荷田的狂野,在这林间,暂时的静落下来。

  有谁说过,山不在高,有仙则名。丰隆山,海拔167米。有丰隆寺静安北坡,眉目庄严,数十棵枫树十余丈,几人抱大,清清翠翠,正当茂盛年华,高耸山巅之上,大有与天比高的气势,丰隆寺怀抱其中。试想,这寺庙也不在其雄伟,一样让你肃穆起敬。难怪,人们称之为枫牛山,不是浪得虚名,只是那避洪水而来的牛群,不知去处。毗邻丰隆寺,有湘西似的吊脚楼,拔山而起,吊脚,楼阁,廊檐,厅堂,紧紧有序。美女们着实赤脚爬上楼阁,你做花旦,她做小丑,尖着兰花指,耍个飞腿,跑个龙套,她们小小的可爱,在这刻又无端的流露出来,还原了一颗童心。而我,只是她们童心的见证者。

  过吊脚楼,拾石级五六十而上,有庙堂横卧山岭,有小扉敞开,有善男信女跪地求佛,平安,健康,爱情,财富,或者谁的小心眼,想求一夜暴富中个彩票——我不知道你属于哪一种。小庙堂之外,这才发现,有千年银杏树成精,七八人合抱不拢,但枝叶茂然,长势雄观,没有半点苍老之意。有多少红布彩带系于其枝丫树干,上面写满墨字。想必是求神之人在此下跪许了心愿。也有人带了鞭炮,香蜡,纸钱, 酒肉,上山还愿,只道是这丰隆寺菩萨极灵,好生拜谢 。但主持讲,此地安宁,不准烟花鸣放,扰了圣地安宁。美女们绕过神树,不忘轻轻摸一把,想沾沾灵气,求求好运。祝老公们官运亨通,不找外遇;求自己青春不老,走在街上一条风景,惹火男人的眼球;求孩子们不用操心就成龙成凤,也祈祷牌桌上手气红火,天天赢钱。嘿嘿,这些女人,与这银杏树一样,个个精。

  登上丰隆山顶,爬上瞭望塔,观景台——天啊,世界在眼前了。

  我是真的从来没有这么近距离的看过我的故乡,或者是站在山巅之上,遥望我的故乡山水。

  世外桃花源,人间仙境就在丰隆山东面,水府阁,桃花山,隐约可见。北面的沅水河,在阳光之下,尽显闪亮,如一条白玉龙,流经凌津滩,蛤蟆滩,在白鲶洲一个转弯不见,藏到桃源古城去了。真所谓神龙不见首尾,其浩浩不知所有然,这也许就是山河何以给人遐想的缘由吧。你不知道它究竟有多宽,不知道它究竟有多远,而我们不管站得多高,在它面前也是多么的渺小。西面呢,我的寺坪镇,苍山之间,点缀的一块平川,一种祥和,一种安宁,此刻,我的手伸过去,仿佛就能触摸到它的肌肤,温暖,柔和。南面的雪峰山,乌云界,这块中国华南虎唯一的藏身之地,苍苍茫茫,与丰隆相比真可谓博大雄浑,大有天地由他主沉浮之感叹。此刻,万水千山尽在眼底,世界如此之大,又如此之小;人呢,如此之小,又如此之大,阡陌纵横只在一个拥抱之间。

  擂茶香过晌午,从丰隆山庄的屋檐飘过。丰隆山庄,静卧在丰隆山的南面山湾,早些年是丰隆山这块原始次生林中,护林工人的歇息场所,几经改造,如今成了文人墨客修身养性,挥毫泼墨的胜地。不身临丰隆山的人,又怎么知道,在大千世界之外,还有这么个避世之地。

  擂茶,桃源人特有习俗,几乎成了湖南一道特色的餐饮文化 ,誉满三湘。到湖南,不入桃源,你找不到人间静世之美,体会不到陶渊明笔下对美好世界的精神追求。到了桃源,不领略一番桃源特有的擂茶,不知桃源文化之精髓。桃源的大叶茶,生姜,花生,绿豆,大米,加上桃源人与生俱来的热情,添上清冽的沅江水,擂茶,在你的心里沸腾了。

  卸落爬山的疲惫,把一碗故乡的擂茶放在嘴边,喝进九曲回肠,暖上心头。

  清风拂来,艳阳稍斜。

  丰隆山 ,我们该走了。

  今天,我是你的客人。而我与楚云,也是的土生土长的主人吧。


【责任编辑:王陆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