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潇湘乐途>正文

铁瓦仙游记

2017年07月19日 11:01   作者:何美琪  来源:洞庭云帆网

  绿树阴浓夏日长。周末,约了几位好友一起去位于炎陵县大院农场与石洲乡交界的一景点——铁瓦仙郊游,登山、避暑、洗肺,也算户外运动,减下压吧。

  沿青石板路拾阶而上,路面有点湿滑,有些地方还布满了苔藓,因此一些险要路段加了铁索防护。道旁古木参天,落下厚厚的枯叶象铺了一层绒毯,可惜杜鹃花已过了花期,据说这里单是杜鹃就有二十多种,有白的、淡紫的、火红的、淡蓝的、粉红的……不一而足。小径崎岖,峰回路转,时缓时急,平坦时风轻云淡,陡峭时可望前人足底。在荫翳里走着,如走进一条阴凉而幽深的长廊,珍贵的银杉群和红豆杉群随处可见,葱郁挺拔,偶有青面猴悠闲地荡着秋千,松鼠窜上窜下,好奇地打量游人,受惊的锦鸡留下惊鸿一瞥,就不见倩影……动静相宜,人、动物、自然浑然一体,如一幅美妙绝伦的油画。

  白花花的阳光洒在身上,却并不炙热,反而温柔得令人有些微醺的醉意。约摸走了四十多分钟,说说笑笑间,临倨峰顶的铁瓦仙就近在眼前了。放眼四望,山峦重叠,绿海苍苍,山下排排梯田,座座村庄,白云环绕,美不胜收。真是“青山不墨千秋画,流水无弦万古琴。”好一处人间仙境!

  爬到山顶,便见一派田园风光,菜地里瓜果飘香,有黄瓜、豆角、丝瓜、西红柿,长势茂盛,缀于崇山峻岭间,平添几分活力和朝气。白须飘飘颇有几分仙风道骨的黎道士见我们来了,一边热情地倒茶,一边娓娓讲述铁瓦仙的由来。铁瓦仙又叫团苍庵,是一道教场所,海拔1784米。相传炎陵有“五子”(即神农天子、罗浮孝子、铁头太子、孟姜女子、钟馗才子),铁瓦仙就是铁头太子的修道之处。铁头太子乃一绿林好汉,杀富济贫,深得民心。后率农民起义失败,便抽身隐逸,在这绿水青山、翠碧丹崖中修道养性、放情山水。整日穿布衣,着草屐,枕顽石,卧藤床,不问尘事。仙逝后,人们为了纪念他,便募资在山顶建一祠庙,供信女善男顶礼膜拜。因山高风大,屋顶盖着生铁瓦800多片,募捐者把姓名刻在铁瓦上,其中最大的一片铁瓦是宋朝浙江信士王陵昌敬献,长2.5寸,宽1.5寸,重12.5公斤。虽历尽百余年沧桑仍清晰可辨,“铁瓦仙”也由此而得名。

  仙顶凸出人一巨石,酷似人头,传说正是“铁头太子”的化身,有额、眼、鼻、嘴,神工鬼斧,令人叹为观止。庙宇内香烟袅袅,我们倒卦祈福后,又意犹未尽地爬到仙庵后殿,那里有一岩洞,有三米宽十一米长,于峭壁悬崖中,如倒悬的锅。幽深黑暗的洞中,一泉眼从石缝间涓涓流出至小池。捧而饮之,清凉而甘冽,据说喝了可以祈福祉保平安,被称之为“圣水”。清康熙《酃县志》载“岩中有小池,石泉注入不盈不涸,兼多奇花异鸟名果,真神仙洞也”。在洞里只呆了一会,就觉冷风飒飒,一股阴凉之气自脚底升腾,赶紧从洞中出来,正午的阳光,白得刺眼,奇怪的是此时的太阳似乎已没了热度,微风徐来,凉爽宜人,如安了自然空调,真是个避暑的好去处。

  我们拾阶而下,来到仙庵下去约二里的“吐雾岩”, “吐雾岩”真是名如其景,变化多端,神奇莫测。据说雨转晴无风时,吐出的雾气似一柱神香,直上云霄;南北风相会时,则云彩四散,好象无数只仙鹤在空中翩翩起舞;雨后斜阳,雾霭则呈现出五颜六色,好似朵朵莲花,又如彩虹萦绕,煞是好看。

  游玩间,不觉已是中午时分,肚子也在提出抗议了,我们只好恋恋不舍地下山去。相信不久的将来,隐于莽莽林海中的铁瓦仙,这位含羞带俏蒙着神秘面纱的少女,会以自己绚丽的风光,独特的地理优势,深厚的道教文化,吸引更多关注的目光,成为一枝大放异彩的奇葩。


【责任编辑:王陆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