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潇湘乐途>正文

蔡伦墓前思蔡伦

2017年07月28日 16:50   作者:朱文科  来源:洞庭云帆网

  夕阳西下,又到黄昏,暑气未尽,我从蔡伦步行街出发,沿着人民路往东,漫步到蔡伦纪念园。

  公园不大,九万多平方米。历史不久,是2001年在原“蔡侯祠”基础上扩建起来的。园内景观,主次分明,相得益彰。每次进入大门,面对近四米高的蔡伦青铜塑像,我都会情不自禁止步,仰视片刻。青铜塑的背后,蔡池波光粼粼,池岸砌石条,池周绿树婆娑,杨柳依依。相传,蔡伦回乡传授造纸术,留下这个水池。若是月夜,立于石桥,则见双月映影,荡漾池中。“东洲桃李争春色, 西湖荷花映水红。唯有蔡池双月美, 夕阳斜照耒江东”。一首《耒阳八景诗》,让耒阳人充满激动。我虽住西湖游园附近,但去得最多的,还是蔡伦纪念园。夏夜的西湖游园,人多拥挤,歌舞升平,过于喧哗。唯有蔡伦纪念园,保持宁静的意境。

  “双月亭”又名“思侯亭”,倚石栏而立,遥想当年蔡侯回乡造纸的盛况,自豪之情在心头荡漾。作为一个对人类文明作出巨大贡献的伟人,一位改变人类文明进程的大发明家,蔡伦无疑是中国的骄傲,更是耒阳的骄傲。 “博于问学,明于睿思”,蔡伦精神是耒阳文化的一个历史坐标与源头。

  过蔡池,穿怀圣台、碑廊,越手工造纸作坊、六角亭,到处都是碧草萋萋,花香迷人。亭子里,有位白发白须的老人拉起了二胡,拉的是电视剧《水浒传》中的主题曲。一些悠闲的市民兴趣颇浓,纷纷围拢附耳倾听,有的摇头晃脑,嘴里跟着在嚎叫:“大河向东流,天上的星星参北斗……”

  近几年来,国人的学术研究风气颇浓,连小说中的人物也不厌其烦地大加考究。例如《水浒传》中的武大郎和潘金莲,就有好事者考证历史上某地实有其人,只是武大郎与同胞兄弟武二郎一样身长八尺仪表堂堂,并非像小说中描写的那般短矮,潘金莲的确有花容月貌,而且是大家闺秀。有三个县市竟然争起了潘金莲的户籍,纷纷说潘金莲出生在他们那里。每每读到这类新闻,我总不禁哑然失笑。且不说文学作品里很多人物事虚构的,就算是历史上真有其人,也得讲究个真凭实据,怎么能随意争抢呢?谁知,这样的事情竟然会发生在蔡伦的身上。

  大约是十多年前,有人突然大放厥词,说蔡伦是郴州桂阳县人。他们的依据是《后汉书.蔡伦传》,开头云:“蔡伦字敬仲,桂阳人也。”为了核实蔡伦的户口,那些好事者到处查资料,找证据,欲通过多方考证这个结论的正确。桂阳县为了抢走蔡伦的户口,更是处心积虑,大力宣传,发现蔡伦井,建设蔡伦路,打造摩崖石刻蔡伦像、蔡伦雕塑,建立蔡伦文体广场、蔡伦中学、蔡伦宾馆,他们为争取蔡伦落户桂阳很是下了番苦功夫。不懂内情的外地人听上去,还真以为蔡伦就是桂阳县的人了。

  争古代名人,本不是新鲜事儿。有段时期,河南南阳与湖北襄阳争诸葛亮的躬耕处,石门夹山与通山官山争李自成的归宿地,都曾争得面红耳赤。更为有趣的是,苏联还与我国争过唐代大诗人李白的户口,说李白的籍贯是苏联某地。此论令我国学者大为惊讶,有关方面组织专家一考证,原来是李白的先人原本是甘肃省秦安人,因战乱避祸曾流离碎叶。唐时的碎叶,属安西都护府,即后来苏联吉尔吉斯北部托克马克附近,李白在此出生。说起来应该感谢苏联人争李白,倒让我们想起碎叶一带曾是中国领土。可见,这样的争论有很大的历史意义。而桂阳与耒阳争蔡伦的户口,怕与李白的户口之争是不可同日而语。因为《后汉书.蔡伦传》里那句“蔡伦字敬仲,桂阳人也”,这个桂阳并非今日的桂阳县,而是东汉的桂阳郡。史载,桂阳郡起初郡治在郴州市,领耒阳、桂阳等11县。王莽篡汉后,桂阳郡改平南平郡,郡治由郴州迁至今耒阳县城西门城墓,一直到蔡伦去世,耒阳都是桂阳郡治所在地。北魏《水经注》写道:“耒水西北迳蔡洲,洲西即蔡伦故宅,旁有蔡子池。”早有专家指出:通观《后汉书》列传,不难发现作者范晔写列传的规律:凡传主籍贯的郡县同治者,只写郡不写县。如“张让者,颖川人也。”写蔡伦的出生地,自然如此。

  由此可见,桂阳县错把汉代桂阳郡当成今日的桂阳县,无论是因为忽略了这点常识,还是故意把两个地名混同起来,只能是闹了个幼稚的笑话。

  一阵凉风吹来,便到了蔡伦墓前。

  这是蔡伦的衣冠冢,冢前牌坊额上,“蔡伦之墓”四个金字,因为出自郭沫若的手笔,显得大气而醒目。蔡伦墓是一堆黄土,高大壮观,荒草萋萋,幽静寂寞。

  也许是桂阳县争抢蔡伦户口之举警醒了当政者,最近几年,我市十分重视打造“蔡伦故里”文化品牌,先后举办了蔡伦科技发明节、蔡伦造纸文化旅游节,举行了蔡伦学术研讨会和公祭蔡伦大典,建设了蔡伦竹海风景区、纸博物馆。耒阳的两位官员作家,还争相创作出关于蔡伦的长篇小说。这些,对于弘扬蔡伦创新精神,无疑具有积极意义。不料,前几年,媒体突然冒出个不亚于原子弹爆炸的新闻:蔡伦并非造纸术发明人!其证据是2002年敦煌出土了大批古纸,证实早在蔡伦之前的西汉时期,我国就有了真正意义上的纸,蔡伦只是改进了造纸工艺而非发明者。此文一出,在学术界掀起了大争论,连老外们都迷惑了:“你们中国人说造纸术不是蔡伦发明的,那谁发明的?”

  关于蔡伦造纸的争论,在我国学术界由来已久。1957年5月,西安市灞桥发现一批据说是不晚于西汉武帝的墓葬,墓里惊现一批蔡伦出生以前最早的“纸”。学术界有些好事者由此断言蔡伦不是最早发明造纸术的人。好在后来经过专家的联合调查,得出了“灞桥纸不是纸而是废旧麻”的结论,轰动一时的闹剧才草草收场。但是,关于蔡伦造纸的争论没有销声匿迹。此后的几十年里,陆续有人拿出什么“居延纸”、“扶风纸”、“马圈湾纸”、“放马滩纸地图”等等否定蔡伦造纸的佐证,均被专家学者否定。实际上,我们引以为豪的古代四大发明,未知何故,印刷术、指南针和火药的发明家均未载入史册,唯造纸术发明家蔡伦于正史立传——《西汉书.蔡伦传》里有专门章节记载了蔡伦的生平及造纸的伟大历史功德。由此可见,蔡伦造纸是铁板钉钉的事实。不管那些标新立异者翻出多少花样,也否定不了。

  无论是对蔡伦造纸的争论,还是对蔡伦户口的争论,其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欲借名人效应来个名利双收。众所周知,名人效应是颇具诱惑力的,有的地方“名人效应”已撑起了当地经济的半壁江山。蔡伦作为世界级的大名人,有人来争抢,倒也正常。倘若有些人仍不肯就此罢休,还想搞出新的花样来证明蔡伦是桂阳县户口,就太不应该了,毕竟还是要尊重历史讲究实事求是罢。

  想来,九泉之下的蔡伦,听了这些争议,会微微一笑的。


【责任编辑:凯风湖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