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潇湘乐途>正文

登龙虎山

2017年09月18日 16:18   作者:叶梅玉  来源:洞庭云帆网

  龙虎山,位于江西省鹰潭市,以独特的丹霞地貎而声名远扬。

  光闻山名,以为它长得如龙似虎。其实不然,龙虎山过去叫云锦山,因北宋张道陵天师在此炼九天神丹,神丹炼成,龙虎突现,云锦山因此而改名为龙虎山。

  龙虎山,为道教发祥地。自张道陵天师第四代孙张盛如起,历代天师世居于此地。春秋纵横家之鼻祖鬼谷子曾隐居于龙虎山,著书立说,潜心研读,形成纵横家独具一格的理论体系。南宋著名哲学家、教育家陆九渊也来到龙虎山传授儒家学说,长达五年之久,弟子星罗棋布、无以计数。随着正一天师声名显露,龙虎山成为正一天师道的中心、正一派的祖庭。

  车道两侧,店铺林立。抬眼浏览的那一瞬间,一块书有“泸溪”二字的招牌扑入我眼帘,未曾料到,竟在江西与泸溪邂逅。那一刹那,我错把他乡当作故里。湘西有个泸溪县,2015年深秋,我和文友去泸溪县参加笔会,那里的千年银杏叶繁枝茂,金黄色的银杏叶似无数把小折扇密密麻麻地挂满树梢,树下金黄色的落叶铺满一地,疑似走进一幅色彩浓郁的油画中,一切都是那样的诗情画意,让我至今念念不忘。

  明清时期,江西也有个泸溪县。清代诗人袁枚《随园诗话》中有记载:余少时过江西泸溪,舟中把书吟咏。到了民国初期,为避免与湘西的泸溪县重复,改江西泸溪县为资溪县。

  我们行走在排衙峰空中栈道上。栈道依崖壁而建,宛如一条长龙蜿蜒在悬崖峭壁之上,行走在栈道上,竟如履平地。身旁触手可及的是大小不一的岩槽、岩洞,轻轻抚摸它,就像抚摸远古、悠长的岁月。

  龙虎山的丹霞地貎,已步入老年期。由于长期雨水侵蚀,山体崩塌堆积,形成一个个孤峰,千姿百态,蔚为壮观,似回首张望的雄狮,似低头饮水的大象,高大雄伟,栩栩如生,令人折腰叹服大自然的鬼斧神工。极目远眺,一座座孤峰,刀削斧劈般屹立在半空中,岩壁光秃秃的,寸草未生,到了山顶才有稀疏的植被覆盖。

  我举起相机,随手拍一张,即是风景。如洗的瓦蓝色天空、飘浮的朵朵白云和远方绮丽的山峦,让人沉醉其中,不知归途。刚走到栈道的拐弯处,只见一名身穿桔红色工作服的环卫工手里面攥着一根粗大的绳子,绳子的一端系在栈道的护拦上。环卫工低头朝下面嚷着:左边,左边。我探头朝悬崖下望去,绳子的另一端系着一名清洁工,清洁工腰间缠着一个垃圾袋,他一只手拿着一把铁钳,正夹起一只矿泉水瓶装进垃圾袋里。环卫工告诉我,这两天清明节假期,游客多了,垃圾也多了。每到旅游旺季,总有不自觉的游客随便乱扔垃圾,我们的职责就是保持景区的清洁卫生,没办法,吃这碗饭,就得去悬崖下捡垃圾。环卫工言语中透着万般的无奈。他还说,如果游人素质高一点,自觉一点,不乱扔垃圾,他们就会少遭很多罪,少担好多风险。

  我不由得想起日本,这个全世界最干净的国家,他们的公路一尘不染,他们乘坐的交通工具整洁干净,公共场所的清洁做得细致、人性化,滴水不漏。犹忆起广岛亚运会闭幕式结束后,所有的日本观众离场时都自觉地带走垃圾及矿泉水瓶,其它观众席垃圾遍地,一片狼藉,惟有日本观众席区域干干净净,几乎没留下垃圾,书写了当时的一个神话。

  从空中栈道拾级而下,穿过“一线天”,这条长约35米,宽约1.5米的通道,两侧崖壁陡立,崖壁间仅容二三人平行而过。抬头仰视,一线蔚蓝的天空映入眼帘,人如坠入井底,成了井底之蛙。

  下了空中栈道,在龙虎山脚下,有一条河,叫泸溪河。我们站在波光粼粼的泸溪河边等候旅游观光车的到来,夕阳穿过千年香樟树,斜射过来,照在泸溪河上,照在我们身上,四周一片静谧,能听到阳光在树叶上跃动的声音。河水清澈见底,泛着柔波,无声无息地流向不可知的远方……


【责任编辑:王陆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