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三湘美食>正文

红薯在沉淀

2017年03月06日 08:49   作者:江剑阁  来源:洞庭云帆网

  老家醴陵北乡山区盛产红薯,个大、皮薄、肉脆、水份足,一度作为农家的主要口粮。乡人骂人脑袋长得像红薯是骂他笨,如果说红薯长得像脑袋,对来薯来说那绝对是顶顶聪明的。

  中秋节后,挖红薯时,乡人会挑一些个大、无疤长得像脑袋大的红薯,连兜带根留着,不下水,不洗泥,用绳子栓着在薯兜挂在屋檐下,主人就不再管了,每天从屋檐出出进进,看都懒得多看一眼,任其风干成焉红薯,其余的则洗净刨片或刨丝晒干,收起来作为口粮。

  尽管也算是择优录取,可入选的红薯偏偏不这样想,大概是因为如此束之高阁,一定肩酸胳膊痛,有点像悬门示众,既不舒服,也不雅观,还要遭受风霜凄凌,老鼠的觊觎,自然没有躺在箱子里的薯片、薯丝的安逸体面,这种不平等的待遇,让焉红薯想不通。因为再长得像脑袋的红薯,也没有读过孟子:“天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之类的励志格言。

  然而聪明的焉红薯也知道,怨天尤人改变不了命运,与其同别人生气,不如自己争气,便开始反思自己的过错:是因为去山上的时候,自己过于贪婪多吃多占邻居,甚至是同根兄弟的水分和肥料?还是因为自己的身材太胖,没有其它红薯苗条?想来想起,还是找不到原因,最后红薯想,是不是自己想的太多了,自己原本就是一兜红薯,职责就是给种红薯人填肚子,同时尽可能变得好吃一点,裹腹、可口才是硬道理。未必还想做帕斯卡尔笔底下一根有思想的韦草么?不要因为走得太远了忘记当初出发的目标啊……

  一阵寒风刮来,红薯打了激凌,好冷啊,全身都是鸡皮疙瘩,北风还不放过它,咆哮着生拉硬扯,恨不能把它从薯兜上拽下来。红薯提心吊胆地看着硬梆梆的地面,掉下去非粉身碎骨不可啊,便紧紧揪住薯兜就是不放手。

  经过这阵风浪,红薯更坚定了自己的信念,履行职责:做一只裹腹、可口的红薯,眼下第一件事就是同寒冷作斗争,要不就会被冻坏,还要成为无法食用的烂红薯。它将一部分淀粉转化为糖分,这样体内的温度就会提高,它将自己的身子紧缩,再紧缩,挤出多余的水分,因此,它的皮肤,不再光滑,长满了皱褶,仿佛一夜之间老了几十岁,好难看啊,像个小老太婆,有什么办法呢?外表和心灵总难同美,于红薯更是如此。

  红薯在寒风中一天天的煎熬,容貌一天天变丑,糖分一天天沉淀,终于风干成了一只标准的焉红薯。

  在初冬的某一天,傍晚,主人小心翼翼地把它从屋檐下取下来,洗,去皮,一家人围坐在火炉边,咬一口嘎巴脆,满口甜水,边嚼边赞:啧啧,立冬焉薯赛雪梨。

  焉薯心里那个美哟,一头砸进人们温暖的胃里舒服极了……


【责任编辑:王陆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