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三湘美食>正文

也谈地米菜

2017年04月06日 17:15   作者:亮 剑  来源:洞庭云帆网

 

  农历三月三,街头巷尾到处飘荡着熟悉的地米菜煮鸡蛋的清香。

  关于三月三地米菜煮鸡蛋的来历,有这样一个传说:三国时期,名医华佗来沔城采药,一天,偶遇大雨,在一老者家中避雨时,见老者患头痛头晕症,痛苦难堪。华佗随即替老者诊断,并在老者园内采来一把地米菜,嘱老者取汁煮鸡蛋吃。老者照办,服蛋三枚,病即痊愈。此事传开,人们都纷纷用地米菜煮鸡蛋吃,热潮遍及城乡。华佗给老者治病的日期是三月初三,因此,三月三,地米菜煮鸡蛋,就在沔阳形成了风俗。以后逐渐传开,在江汉平原一带也盛行起来了。

  当青蛙忐忑不安地在沼泽地擂鼓,就宣告水乡大地告别了寒冬;当河畔第一缕春风轻拂杨柳,草尖屋顶上的薄雪便蹒跚离去;当第一场春雨随风潜入乡野,冬眠的泥土就一个机灵似的醒来.......这时,田埂、土坡、林间、草丛就有无数小精灵在挥舞着翠绿的手掌,接着就呼朋引伴地吮吸着春天的甘霖。行走在乡间小路上,到处可见这些脆生生、绿油油开着米色小花的地米菜。“城中桃李愁风雨,春在溪头荠菜花。”乡野的春天原来是一些卑微的地米菜拉开帷幕的。

  地米菜有一个很好听的美称叫荠菜,有过苦难童年的当代女作家张洁曾经写过的一篇散文“挖荠菜”:“经过一个没有什么吃食可以寻觅,因而显得更加饥饿的冬天,大地春回、万物复苏的日子重新来临了!田野里长满了各种野菜:雪蒿、马齿苋、灰灰菜、野葱……最好吃的是荠菜。把它下在玉米糊糊里,再放上点盐花,真是无上的美味啊!”原来,在灾荒年成,荠菜能填充饥肠赖以活命。读过张洁写的这段文字以后,很不起眼的荠菜花一下子在我心中成为一个很了不起的“生命之花”。

  三月三,地米菜煮鸡蛋,这是水乡洪湖家喻户晓的一个民间习俗,每到这一天,人们就不约而同地从田埂土岗中扯一把地米菜,洗净后放入锅内加适量水,放上香料一类的佐料,再放上几个鸡蛋,一起煎煮,将鸡蛋煮熟后捞起食之,便觉口舌生香,真是无上的美味啊!据说三月三这天吃了地米菜煮的鸡蛋,一年到头都不会有头痛病上身。地米菜还有很高的药用价值,荠菜(地米菜)味甘、性微寒、无毒,具有平肝、和胃、健脾、明目降压、解毒利尿、凉血止血等功效。中医常用荠菜治疗结膜炎、肺出血、痢疾、水肿、目赤、眼痛、乳糜尿、尿结石等症。

  地米菜顾名思义是一种贴地而生的植物,她娇小玲珑,应时而长;叶不盈寸,茎不分岔;茎叶一色,须根虬扎。她浑身上下都披着一层浅白戎装,看上去浅绿中略染轻霜,灰白里浸润着翠绿,淡雅里不失内敛,平凡中自有高贵。她在疯长的野草中并不出众,在争名夺利的植物中甘当小草。她没有票叶草那样蓬勃,也没有鱼腥草那样肥硕;没有丝茅草那样挺拔,也没有狗尾草那样张扬......但她是最探春、知春、爱春、惜春。她把生命的轮回嵌入春天丰腴的大地,把对季节的感恩化为轻烟薄雾般的香魂。这些大地的舞者呀!在田垄边安营,在荒野处摇曳,在草滩上扎根,蓬蓬勃勃,葳葳蕤蕤,即使风吹雨打,也始终亭亭玉立,倩影婆娑。

  民谚有“正月藜,二月蒿,三月四月当柴烧”的说法,而地米菜终因身胚太小,热量有限,连当柴烧的资格都不够,它自知高不过垂杨柳,香不过秋海棠,望不尽天涯路,登不上翠秀楼。于是安详地与泥土为伴,与芳草为邻,与虫豸为伍。朝看东流水,暮看日西坠。静听蛙鸣,闲卧荒丘。半钩明月灯火,一枕清风伴眠。

  这些拯救过贫苦农家的地米菜呀,她既不需要谁浇水,也不要谁施肥。狂风吹不倒她,干旱旱不坏她。她不管是在贫瘠的土地上也好,还是在肥沃的田间地头也好,始终不择地势,随处无忧无虑地茁壮地生长。


【责任编辑:王陆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