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三湘美食>正文

抱鸡婆笋子炒酸菜,饭榔头

2017年04月14日 09:53   作者:谭铁安  来源:洞庭云帆网

  前几天逛农贸市场,见卖小菜的摊位上摆了一个盆子,盆子里浸了些大拇指一般粗的小笋子,黄黄的,以为好吃,便买了些回家,洗干净炒了一小碟子端上桌,用筷子夹起一点放到口中嚼起来,除脆脆的比较爽口之外,没有别的味道,比不上乡下老家的抱鸡婆笋子炒酸菜的味道。

  我老家是铜官乡下一个叫茅屋湾的地方。茅屋湾原来的生态环境好,山里的蕨子,水里的游鱼都是好东西,那些山磡旁伴水的磡边上一塝塝抱鸡婆笋子,也可以算得上美食。弄一盘抱鸡婆笋子炒酸菜,不用其他蔬食也可以吃下几碗饭下去,被大人们称为“饭榔头”,意思是说,这抱鸡婆笋子炒酸菜,像榔头一样可以将饭筑到肚子里去。

  茅屋湾前面有一口大池塘名叫株林塘,株林塘水质好,清清澈澈,连水里的游鱼细石都看得清清楚楚,塘周围的人家以前都在塘里洗菜洗衣,就是挑回家去倒入水缸中直接舀上一勺来喝,也没有任何问题的。在塘边磡上,除几株垂柳之外,就是一爿爿的野玫瑰刺,机灵果,包括一些伴水而生的金银花藤等,当然还有就是被称为抱鸡婆竹子的小斑竹。

  株林塘一年到头还不干一回,塘里的游鱼好大一条。走在塘边上,看着池塘里,一只不知死活的牛头蜢子刚刚伴在水面上,冷不丁从水里伸出一个鱼嘴巴来,也不知道是怎么弄的,一个水花,那只牛头蜢子就被游鱼子咬走了。这些游鱼子鬼得很,哪怕是太阳的影子来了,它都游开去了,没有一定的办法根本弄不到岸。当然鱼再聪明也没有人聪明,于是,大家跑到株林塘边上找到那些抱鸡婆竹子,选那些已经生长了一年以上的筷子一般大小的竹子做钓竿,钓竿尖子比一颗鞋钉大不了多少,缠上一根尼伦丝,再用大头针弯成一个钓鱼钩子锁在合丝上,便成了一根游鱼钓。想去钓几条游鱼,便找来一根竹桠子到屋檐下的蜘蛛网上一搅,将搅来的蜘蛛丝捏成一个和牛头蜢子差不多大小的坨,上在鱼钩上,再到株林塘边走一遭,一个圈下来,能够钓上十几条游鱼来。这些做钓竿的抱鸡婆竹子,还是笋子时就是抱鸡婆笋子。

  看到了抱鸡婆笋子,顺便扯着。株林塘边抱鸡婆笋子多,不要多久就扯了一把,带回家,剥了笋壳叶,露出了淡清色的小笋子来。告诉母亲,母亲拿起抱鸡婆笋子,用指甲轻掐笋子,将那些老的去掉,留下嫩的一截,浸在准备好的米潲水(淘洗米的水)里两三天。再去看时,笋子已经浸得有些发黄或者发白,还有几个小水泡浮在米潲水面上。差不多了,便捞上来漂洗干净,切成米粒般长的一截截,紧一下水,盛在碟子里。再从杂屋的坛子里抓出一把排菜酸菜来准备着,排菜酸菜进坛不是太久,也呈淡黄色,还散发着一种略带酒气的清香。

  有一位邻居从外面进来,估计是闻到了香气了,问,做什么菜咯?这么香!抱鸡婆笋子炒酸菜,母亲答道。这时候,母亲已经将小笋子放到锅里炒干了水,于是将笋子铲到锅的一边,再挖出一些猪油来放在锅里融了,将酸菜也倒到了锅里和小笋子一起翻炒起来,放点盐,再放点干辣子,又翻炒几下,一碗抱鸡婆笋子炒酸菜就做好了。这时候,碗里的菜蔬是淡黄色的笋和淡青色的排菜酸菜,其中还夹着点点红椒,散发出阵阵略带生菜清香的气味,拈起一点放到口中,脆、爽、鲜、辣、微酸,满口生津,勾起了无穷食欲。

  父亲很随便地问邻居吃了饭没,没吃就坐下来吃一口,邻居居然说还没有,于是便毫不客气地坐到了餐桌边。父亲到里屋找出了半瓶谷酒,倒上半茶碗给邻居,两位男人便吹了起来;母亲见状,又从外面的篾折子上拣起几条前些天株林塘里钓的晒得半干的游鱼刁子煎了,再在坛子里挖出半碗辣椒萝卜放到桌子上。大家围着这张小桌子,小酒、干刁子鱼、坛子辣椒萝卜,配上抱鸡婆笋子炒酸菜,几个农家小菜就将客人留住了。


【责任编辑:王陆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