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三湘美食>正文

玉山青鸟采野香

2017年07月21日 10:03   作者:谈雅丽  来源:洞庭云帆网

 

  等布谷鸟的叫声如春雨般降落田野时,就到了采野的最好季节。

  每年春天,我们到山野乡村去踏青,回程往往手中提着一袋野菜或新挖的几根青嫩竹笋,我们靠着自己的慧眼和双手的辛勤劳动,想要享受到一顿丰盛的田野大餐。

  我对野地里那些绿油油生长的野菜尤其敏感。平日喜欢到大地上撒野,除了无忧无虑玩耍,会注意到周围生长的植物,第一反应是能否叫出它的小名,如灰灰菜、车前草、蒲公英,野芹菜,野茭头,刺莓,地米菜、艾蒿等。再就是分辨哪些植物结出的野果能吃,哪能是草药,哪些烹饪后是上好的佳肴。

  明朝陈继儒在《小窗幽记》中描写入山三乐:“薜荔可乐,不羡绣裳;蕨薇可食,不贪梁肉;箕踞散发,可以逍遥”。三月初,我们进山赏野樱花,顺便到背阴的山腰采蕨菜。蕨菜的叶子曾羽毛状,是史前就有的植物活化石,等它们披散着满头长发时,蕨梗就已经老得不能再食用。所以我们单挑它刚刚从松软的泥土中站立出来的早春采摘,看到褐色的蕨杆用力向天空生长,擎着毛茸茸的梦境,我们用手轻轻一折,再用一根稻草或丝线把蕨杆结成一束,提着下山了。蕨菜微苦,所以吃的时候很讲究,用开水烫过,它们外表那层皮毛就很容易撕掉了,而且能去掉苦涩。烧热茶油,“滋”地一声,把它们放进锅里爆炒,出来就是青嫩而微苦的美味。

  采野就是想捕捉到一种与自然亲密接触的心情,眼里是春色无边,耳畔是鸟唱莺啼,舌间是鲜嫩滑爽,这都是大自然的美妙馈赠。有段时间我住在石门大山里,常和女友一起带着孩子们爬山。孩子看到蕨菜特别开心,总是采摘了很多回家,吃不完的我们放在太阳底下晒干后保存,我把它们和腊肉一起寄给远方的父母,一束蕨菜由孩子们采来送给长辈吃,这是传递爱意的最好礼物。冬天鲜嫩的食物少,干蕨用开水泡开后,和着腊肉一起炒着吃,微苦中有野菜的清香,是最难得的口舌之福。

  我们常把油菜花形容为大地上的黄金,铺天盖地的金黄色花,席卷而来的浓郁芬芳,构成乡村大美图画,与之相伴的是被农人时常忽略掉的野油菜,我们乡下又把它叫辣米菜。辣米菜不是农人精心播撒的,它们大多野生,长在田埂上或是地头边。每年春风一来,它们就迫不及待和油菜花一起长出花苞,开出色彩鲜黄的花来。因为工作关系,每年春天,我们去乡村的养殖场,经过油菜花田时,一看到田埂上生长着野油菜,我总忍不住要采摘一把带回家。婆婆会把它们洗干净,烧开水淖一下,切得细碎然后晒上盐放在大盆里压紧腌制,一两天后,把它们拿出来,与蒜沫、干辣椒沫、姜丝同炒,辣米菜浓郁辛辣,因为气味独特,所以常常被许多人拒之于门外,但它仿佛就是田野里的野丫头,随性而为,自由生长,虽不如油菜温情中矩,却活得张扬而勇猛,有着顽强的生命力和最可爱的一面,所以是我的最爱。

  植物如人,蕨菜如养在深闺的小家碧玉,可遇而不可求;野油菜是生命力极强的野丫头,随意生长,野性十足;而野蒿却如邻家小妹,田园河堤上时时处处都可找到它们的身影,年老的人尤其喜欢它们,家家的乡下老母亲都认得出它,熟悉它们的做法,城里的儿女回家,老母亲会亲自采摘一些最鲜嫩的芽叶回来,用开水过一下后,放在凉水里漂一小会儿,然后用糯米和粘米按比例打成粉子,将蒿子切碎,和米粉加水揉捏均匀,加适量的糖或是盐。放多点菜油,用小火慢慢煎,直到两边焦黄,散发出可口的气味。黑乎乎的蒿子粑粑虽然不可貌相,却深得人心,能成功诱惑出儿女胃里的馋虫。

  母亲有两年住在城里,她很想念老屋,每天念叨乡邻乡亲的好,念叨乡下蒿子粑粑和无污染的蔬菜。老家侄女听说后,就划船去小泛洲摘了大袋子回来,并碾了新米,摘了园里的蔬果,亲自送到城里我家。母亲把蒿子煮沸后捻成团子,放在冰箱里,想吃时就拿出一小团,解冻后做蒿子粑粑,她微笑着用小火慢慢地煎给她的孙子和我们吃。蒿子虽不值钱,然而代表是最纯朴的乡村情意。有天傍晚,我和母亲去沅水沿江大堤散步,意外发现了大批蒿子正长出嫩芽,显然是秋天退水后的湿泥助长了蒿子的越季生长,母亲高兴坏了,她找人要了一个袋子,不断地采摘,直到夜色降临。

  在乡村,数不清的野菜诱惑着我们。三月野芹多长在流水的沟渠两边,是蚂蟥最喜藏身之处,需要手脚麻利的人才能尽性采来,而且择洗时要睁大眼睛,一根根细选,据说不小心吃下去,蚂蟥会在肚子里存活很多年,令人感到恐慌。香椿是野菜里的贵族了,城里卖到三十多块钱一斤,香椿炒鸡蛋是最经典的菜式,凉拌了吃也是可口得很,但我早已失去拿着小刀去树顶亲自采割的好机会了。倒是野茭头,仍然在地头常见,连野茭果一并挖了清炒。

  黄昏,我们用泉水洗净野茭果,交给乡村餐馆的厨师,桌上摆满了土鸡,香椿芽,一盘精心炸过的小鱼。三五个好友喝光一小坛纯谷酒,不觉暮色越来越暗,我们趁着夜色回家,一份淡淡的满足,一种美好的伤感,一丝淡淡的惆怅在心头漫延。

  《诗经.小雅.蓼萧》中写道:“蓼彼萧斯,零露湑兮。既见君子,我心写兮。燕笑语兮,是以有誉处兮。”写的是采野遇见君王的情景,其中的萧指的是五月最常采摘的艾草。艾草芳美,采其如遇君王。我们在田野里、在大山中寻找着这些大自然的美味佳肴。我们闻着野花的清香,听着山中的鸟啼,品尝野菜的甜美,不觉时光更迭。

  “玉山青鸟采野香”,我们不仅采摘到与自然相依相伴的时光,也采摘到了与爱的人相守相伴的美好回忆。


【责任编辑:王陆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