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三湘美食>正文

舌尖上的记忆——家乡的咸鸭蛋

2017年08月23日 10:42   作者:赵晓芳  来源:洞庭云帆网

  中国是自古就有美食之称的国度。古有“民以食为天”的理论,今有“吃货”这一鲜活的潮语。可见,人们对于美食的依赖,已不再是单纯的喜爱,更是一份对生活真挚的热爱,一份对生活品质的追求,一种对美学艺术的憧憬。

  说到美食,最难忘的就是家乡的咸鸭蛋。我的家乡位于湖南省衡东县城西南边陲的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镇——霞流镇,这里山清水秀,人杰地灵。有宛如玉带般的湘江河从我家门前经过。这里气候温和湿润,春天雨水充沛。每年的清明到端午这一段时间,几乎天天下雨,闲在家里无聊空虚,于是家家户户都喜欢腌制咸鸭蛋,以泥土特有的清香糅杂着厚重的咸味,来抵制浓烈的湖湘鸭蛋的腥味,来感恩生活的馈赠与福祉的绵长。

  小时候,我一直生活在乡下的外婆家。总喜欢跟着外婆到山上去采挖红泥。外婆说,鸭蛋直接炒着吃,稍带有腥味,但用这种红泥腌制出的咸鸭蛋,蛋黄红彤彤的,浸在黄色的蛋黄油中,色泽艳丽华美,且具有鱼虾的鲜味,特别吸引大家的眼球。所以外婆家的盐鸭蛋总是抢购一空,紧俏得很。

  在湖大念书的舅舅告诉我,盐腌后的鸭蛋,部分蛋白质被分解成氨基酸,蛋内盐分的增加,无机盐也随之增加。加上鸭蛋本身各种矿物质总量超过鸡蛋很多,特别是维生素、铁和钙更丰富,所以,吃盐鸭蛋,对骨骼的生长发育很有帮助。怪不得我的舅舅们都长得高大威猛,帅气十足。

  待腌制的鸭蛋通常不要用水洗,外婆说,用蘸着白酒(这酒也是外婆自家酿制的米酒)的纱布将脏脏的鸭蛋轻轻檫拭干净,既可清洁鸭蛋上的污渍,还有杀菌的功效。外婆将洗净的鸭蛋轻轻放在带盖的坛子里,撒上一层洁白的盐,她说,盐只要铺满底部就行。再倒入用温水化开的盐水,这盐水先用舌头尝尝,咸得发苦味最好。然后倒入少许白酒,外婆说,这样浸泡出来的咸蛋才会出更多的油。坛子的盖子要密封着盖紧,不能留一丝缝隙,放在阴凉避光处,10至15天后可以先煮一个试试咸淡,不行,则需腌制更长的时间。

  外婆家距大队部的商店不远,冬天的新鲜蔬菜少,腐豆乳卖得很快,卖完腐乳后坛子搁置在狭小的店内很占地方,坛子经常以很便宜的价格出卖,有时直接送人了事。外婆总是瞅着没人的时候,跟商店的老板提前打招呼,要他把坛子送给她,并送上自己精心腌制的盐鸭蛋。这样的坛子还可腌制各种咸菜。在那个物资匮乏的年代,家里人多食量大,外婆用这些精美的腌制菜可解决了家里几十口人的温饱问题呢。外公则赶紧用扁担挑一担坛子回家,到池塘里,用草把刷洗得干干净净,摆在晒谷坪上,摆成一排,阳光暖暖地照在上面,闻着坛香,让人无比惬意与舒适,原来那有很浓的家的味道……

  那天的天空很蓝很蓝,蓝得不掺任何杂质,是那种极干净澄净的蓝,外婆、外公、姨妈舅舅们和我围坐在大樟树下的桌子旁,吃着外婆做的盐鸭蛋。风一吹,浅白的花朵从树上飘落下来,淡淡的花香伴着泥土的清香扑鼻而至,夹着大家的欢声笑语,我们自然而然从内心涌出一份浓浓的幸福与充实感,那是关爱与温暖的味道,那是亲情与乡情的味道。那份爱与情,通过舌尖味蕾的传递,渗透到我们的五脏六腑,渗透到我们血脉的每一处纤维,渗透到我们身体的每一个细胞里。它是那么绵长,那么悠远……

  啊,记忆中的无上美味,家乡的咸鸭蛋……


【责任编辑:凯风湖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