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宗教哲学>正文

透过哪扇窗,你就可汲取人生的智慧

2017年01月09日 13:55   作者:袁 鹰  来源:洞庭云帆网

 

  “禅”字由梵文“禅那”音译而来,意为“静虑”、“思维修”、“定慧均等”。它是指经由精神的集中(也即止、定、禅定、心一境性),以进入有层次冥想的过程。它是佛教很重要而且基本的修行方法。禅宗是具有中国特色的佛教流派,是至今在中国文化中仍有重要影响的宗教思想体系。禅宗在中国的兴起,是中印两国文化互相碰撞、互相渗透的结果,也是中国士大夫知识分子心理结构、人生哲学、生活情趣的结果,它与中国美学、诗学、艺术创造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禅不是宗教、不是哲学、不是科学,更没有形态或教条,它是冷静而投入生活与工作的智慧和态度,是精神之窗。“不立文字,教外别传;直指人心,见性成佛”是“禅”的核心思想,意指透过自身实践,从日常生活中直接掌握真理,最后达到真正认识自我。

  打开那扇窗吧。如今,禅学已不再只是东方的专利品,它在西方已引起普遍的重视,如今美国很多大学里也设有禅堂;禅堂已不再为寺院所特有,如网坛霸主小德和小威都曾通过参禅来提高自己的心理素质,甚至连航天员也要用禅的精神来训练。

  宗教中的禅

  参禅是佛教禅宗的修行方法,即习禅者集中精神参究禅理,以求“顿悟”。当初佛教从印度一踏上中国这块“天人合一”的神奇大地,就注定了必定要和儒、道两家激烈冲击碰撞,最终又必须互相吸纳融合,才能落地生根。——这是达摩的必然,也是禅宗的必然。

  达摩于梁武帝统治时到中国传法,自己的禅法并没有被梁武帝接受,于是来到嵩山少林寺,面壁九年,广度信众,静心悟法,被称为中国禅宗始祖。其后,达摩传慧可,又传僧璨,传道信,传弘忍,传慧能。慧能接受衣法,成为禅宗六祖。“安史之乱”后,以神秀为代表北宗逐渐衰落,而南宗六祖慧能却将禅宗推向了新的高峰,对中国思想文化影响深远,并逐步影响亚洲乃至整个世界。

  禅是完全中国化的佛教,其自称“不立文字”,“以心传心”,公开宣称以六祖慧能的言教为经,并以开坛立宗的形式命之为《坛经》。这是第一部也是唯一一部由中国人自己创作被公开而持久地称为“经”的佛教著作。

  很多人都熟悉法海本敦煌《坛经》抄录慧能的那著名的脍炙人口的偈:

  菩提本无树,明镜亦非台。佛性常清净,何处有尘埃!

  其中“佛性常清净”在后来惠听等本《坛经》则为“本来无一物”(后来这一偈语最为流行)。慧能的偈是针对神秀的偈而作。当时33岁识字不多的慧能和65岁博综广闻的神秀同在安徽黄梅冯茂山(又称东山)弘忍门下,神秀在寺内为上座和尚,慧能在寺中为服劳役的行者。两人都是响应弘忍的号召作偈的。神秀作偈先于慧能,他的偈是:

  身是菩提树,心如明镜台。时时勤拂拭,莫使有尘埃。

  两首偈反映慧能禅学与神秀禅学之不同,即“顿悟”和“渐修”之不同。神秀求佛的途径仍不外传统的禅定,所谓“时时勤拂拭”,即是经过坐禅(禅定)获得智慧,坐禅时排除邪念如同拭去尘埃,以保持心性的清净。慧能则以“顿悟”取代“渐修”,否定禅定。他认为:“佛性常清净”,认为佛性本来清净,没有尘埃沾染,从而否定求佛要有渐修即拂拭之功。慧能这个主张标志着中国佛教史上的一场革新。

  弘忍认为神秀之偈有益于修行,但理论上尚欠深刻,因此说他“祗到门前,尚未得入。”(《坛经》第七节)慧能当时正在弘忍门下服劳役,听到唱诵神秀偈时,亦与弘忍看法相同,据《坛经》记载:“惠能一闻,知未见性。”“见性”指“明心见性”,喻谓对佛法之深刻领悟。慧能的偈子比神秀的偈子更彻底的体现佛教“空”的思想。当弘忍见到慧能偈时,口上虽未称许,心中却甚佩服,于是便决定传法衣给他,要慧能继承法嗣,这即是慧能所以被尊为禅宗六祖的根据。

  诗歌中的禅

  诗与禅是两种不同的意识形态,诗属文学,禅属宗教。禅宗在唐代确立以后,就在诗人中间产生了广泛的影响,他们谈禅、参禅,诗中有意无意地表现了禅理、禅趣。而禅师也和诗人酬唱、吟诗,在诗中表现他们对世界和人生的观照与理解。“诗为禅客添花锦,禅是诗家切玉刀。” 诗赋予禅的只是一种形式,禅赋予诗的却是内省的功夫及由内省带来的理趣;中国诗歌原有的冲和淡泊的艺术风格也因之占据了更重要的地位。

  苏轼《琴诗》:“若言琴上有琴声,放在匣中何不鸣?若言声在指头上,何不于君指上听?”这个比喻本来就有趣,经苏轼点化后更有机锋,在儿童般天真的发问中,包含着耐人寻思的理趣。这是第一类:把禅意引入诗中。《楞严经》曰:臂如琴瑟琵琶,虽有妙音若无妙指,终不能发。是此持之本。

  王维被誉为“诗佛”,是唐代禅诗的代表人物。王维的禅诗大多描写自然界的清幽、静谧、肃穆,创造了空灵浑融的艺术境界。由于禅味的自然渗透,王维的作品达到了物我两忘、云水无心的妙境,只可意会,难于言传,只能由读者自己领悟。

  《竹里馆》

  唐 王维

  独坐幽篁里,

  弹琴复长啸。

  深林人不知,

  明月来相照。

  此诗写山林幽居情趣,属闲情偶寄,遣词造句简朴清丽,传达出诗人宁静、淡泊的禅心,表现了清幽宁静、高雅绝俗的境界。

  禅对诗的渗透第二种情形是以禅喻诗,分以禅参诗、以禅衡诗和以禅论诗。以禅参诗,较早的是苏轼:暂借好诗消永夜,每逢佳处辄参禅。李之仪字端叔,有《姑溪集》,其《赠祥瑛上人》诗曰:得句如得仙,悟笔如悟禅。《与李去言书》说:说禅作诗本无差别,但打得过者绝少。所以他写诗富有禅意。苏轼以参禅的态度读他的诗,是欲寻找字句之外的理趣。徐瑞《论诗》曰:大雅久寂寥,落落为谁语。我欲友古人,参到无言处。

  总之,无论何种,有一个通理,即欣赏诗和参禅一样都靠一个“悟”字。

  小说中的禅

  禅也渗入到了小说中。

  《西游记》唐僧一行在西天取经的道路上,要断尽结使,在与结使的斗争中,历经八十一难,隐喻的就是逐渐破解结使,使心地明净的过程。

  每逢唐僧师徒有了大难,孙悟空都会去找观音菩萨求救,这是为什么呢?观音在《西游记》中代表了吾人的妙观察智。所谓妙观察智,是由“分别识”转化而来的智慧。这种智慧能够分别事物(诸法)的自相(法相不同)和共相(法性相同),由此而在法会上为众生宣说妙法,使其在修持上不退转。

  孙悟空的本事再大也翻不出如来的手心,这隐喻的是,如来是我们本有的寂静涅槃的妙心,是我们本觉的智慧觉海,不管妄心多么狂乱,在本具的大智慧,大寂静,大慈悲下,都能归复本位,从而走上觉悟解脱的大道。大闹天宫(表示妄心因迷了本来面目而胡作非为,到了癫狂的地步)的孙悟空被如来(如来是真心的表征,它不受任何风波的影响,如如不动,不论妄心如何造作,真心始终不变,且妄心的狂澜终在真心的寂照下,回归平静)降服,压在五行山下,等到唐僧来取经时,才放他出来,放出凭借的密咒是六字大明咒,这告诉我们勤修大明咒,可以证得我们的本来面目,从而出三界,跳出五行的束缚,得到逍遥自在的涅槃成佛大乐。

  《西游记》明确告诉我们,有字的经不过是一种工具,并非真正的大道,真正的大道是无字真经,即找到我们的本来面目,回归本具的智慧觉海,当放下妄想,执着后,我们就得了无字真经,就证得了佛果,这才是西天取经的真意。

  《红楼梦》第二十二回中,贾宝玉有一首《参禅偈》:

  你证我证,心证意证。

  是无有证,斯可云证。

  无可云证,是立足境。

  第二十二回说的是薛宝钗过生日,贾母叫她点戏,她点了一出《鲁智深醉闹五台山》,并向贾宝玉推荐其中的《寄生草》曲子。贾宝玉听了,喜得拍膝叫绝。史湘云口快,说出演戏的孩子“倒像林妺妺的模样儿”。贾宝玉怕林黛玉恼,马上使眼色,结果惹恼了史湘云。贾宝玉忙去解释,又被林黛玉听到,她也向贾宝玉发脾气。贾宝玉两面受气,觉得庄子的消极无为的思想有道理,联想到他自己也如《寄生草》曲中所说“赤条条,来去无牵挂”,十分颓伤,便参究禅理,题了《参禅偈》和《寄生草·解偈》。第二天林黛玉看了,说偈的末二句“还末尽善”,便又续了两句“无立足境,方是干净”。薛宝钗就引惠能作偈而承师位的故事,说林黛玉的偈语方是悟彻,笑贾宝玉愚钝,以此阻止他参禅。

  《参禅偈》中贾宝玉所作和林黛玉所续,既是禅理,也是谶语。这些地方都可以看出禅宗的宗教哲学对曹雪芹的思想影响之深。

  生活中的禅

  我们日常生活中的一切经验,无一不是禅机。禅不能离开生活,离开生活就没有禅。佛经有很强的文学性,有些禅语包含了一般的人生哲理。

  《五灯会元》卷四有一条语录:

  问:“如何是佛法大意?”师曰:“蒲花柳絮,竹针麻线。”这看似答非所问,但其中的寓意可能是,佛法不离家常。确实,在普通人的日常生活中,佛教的真谛可以使我们更有智慧,更好地去面对和化解生活中的繁难与困惑。

  在佛经中,经常采用寓言譬喻的方式说理。佛教的义理玄微,一般人难以理解,所以佛经经常“假近以喻远,借彼而况此”,通过譬喻,将艰深的义理,化做浅易的故事,使人乐于听闻,易于接受。据说“经中有大喻八百,小喻三千”,其方式包括顺喻、逆喻、现喻、非喻、先喻、后喻、先后喻、遍喻等。佛经的寓言譬喻影响很大,很多寓言在流传中逐渐凝固下来,成为汉语词汇系统的固定成员,像“盲人摸象”“空中楼阁”“水中捞月”等,妇孺皆知。

  现在有个时髦的词叫“禅意人生”, 禅就是自然达观、从容洒脱、宁静安详、自由喜悦的心态;禅是一种生活,是真善美的境界;禅是人间的一朵花,是人生的一盏明灯;禅是智慧,是幽默,是真心,是人性的本来面目。

  一起来欣赏几句“佛心慧语”也许会给你一些对佛理与生活的思考与感悟:

  1、人之所以痛苦,在于追求了错误的东西。

  2、鱼生活在水中,所以我们见不着他的泪。

  3、世界上有一种生意,永远是亏本,那就是生气。

  生活中,我们总是处于自他、物我、胜负、顺逆、动静、高低等种种的对立中,禅法就是不二法门。禅的世界就是超越对立矛盾而达到圆融的境界。

  其实自他不二,己所不欲,勿施于人,自我与他人就能化解纷争,和谐相处。师生无二,道之所存,师之所存,老师和学生就能教学相长,共同进步。下雪了,好还是不好,老人嫌冷,司机嫌滑,农人欣喜,孩童高兴。考上北大可以成为李彦宏,考不上北大也能成为马云,既然考得好也好,不好也好,下节课可以睡觉了,看似不二,实则更二,真正地禅应该是胜不骄,败不馁。即使身处黑暗,也能寻找光芒,即使没有光芒,也要把自己的心灯点亮。

  伟人对佛和禅有精辟的见解:

  恩格斯说:佛教徒处在理性思维的高级阶段。人类到释迦牟尼佛时代,辩证思维才成熟。辨证法最初来源于佛教。

  孙中山说:佛学乃哲学之母,研究佛学,可补科学之偏。

  鲁 迅说:释迦牟尼真是大哲,我平常对人生有许多难以解答的问题,他居然早就已明白地启示了。

  尼采说:佛教是历史上唯一真正注重和依据实证的宗教。

  ……

  参禅是一种宗教活动,我们普通人没有必要纠缠于佛理的一字一句,更没必要去参禅,禅只是一扇窗,透过它我们看到了中国文化的斑斓多姿,从中汲取了人生的智慧。


【责任编辑:凯风湖南】